Lance

【山组/so】无关风月1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多说几次

带少量竹马

大概的后续难产死掉了,死因不会写肉
——————————————

“什么?你们在一起了?”小尖嗓在耳边炸开。

 是啊,在一起了。樱井在心里默默的回答着。

 却表情淡漠的抿了一口酒。

 “我以为你和他早就在一起了。”不同于小尖嗓的尖锐,相叶低沉的嗓音吐出的话语也是陈述句。 

这一句话换来了一桌人的诧异表情。

 相叶可能是天然之中的卧底。 


是啊,在一起了。 

樱井垂眸看着杯中的酒。 

究竟是什么原因在一起了? 樱井不知道,他唯一记得那天特别热,那人就像是一只慵懒的猫窝在身旁,汗液将两个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黏在一起。 

好像是自己吧,先开的口。 

一份不奢求回应的感情,被太阳的高温灼烧,膨胀,溢出胸腔。

 “我们在一起吧。”他心想反正那人在睡觉,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嘴角的笑容带着诉说内心苦闷之后解放般的笑容。

 却不曾想拥着凉意的风带着两个字“好啊。”吹进了自己的心房。 

他以为自己幻听了一样,偏过头,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眸。 

“你没有睡着么?!”他只记得自己有一些慌乱的说出这句话,就像是受惊的仓鼠在慌忙掩藏着自己粮食。 

然后…… 

然后啊,被强吻了。 


樱井无意识的放下杯子,用指腹轻抚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是顺着回忆找寻那人当时的温度。 后脑突然传来的痛感,拉着他的思绪重新回到饭桌上。

 “所以你今天找我们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松本为自己面前空的酒杯续满酒,听着二宫和相叶在那里争执为什么相叶会觉得两个人会早就在一起的这件事情。 

樱井听到问话,慌神了好一会儿,这个问题尖锐的让他不知道从何回答,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烤肉含糊不清的想要带过这个问题:“主要啊,想你们了。” 简单的四个字换来的是松本低低的笑声,这让樱井有一些心虚,他夹烤肉的动作变得有一些僵硬。

 “你在不安什么?” 

一句话,像是一把刀子,扎在了樱井的手上,扎在了樱井的心里。 

松本和樱井眼睁睁的看着筷子间的那片肉掉下去。

 在不安什么?樱井说不上来,却被不安的情绪霸占了心智。 

“我不知道。”樱井听到自己干干巴巴道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种情绪是莫名的,不是所有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都会感觉到开心的,樱井恰巧就是这么一种人。

 从暗地之中的小心翼翼上升成为光明正大的小心翼翼。 

樱井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自己会说出告白的话了。 

他开始恐惧,恐惧自己做错一件事情就会被大野智关在门外,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其中。 

每一天都是如履薄冰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你害怕失去他?”松本抿了一口杯中的清酒,再次开口。

 也许是烤肉使得屋中的温度上升,樱井的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水,唇因为缺水变得干裂,他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像是将喉间的所有苦涩都咽下去的将酒一饮而尽。 

杯子被重重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本来吵闹热烈的气氛瞬间降为冰点。

 这一桌安静的只有接受碳烤炙热温度的肉片发出“滋滋”的声响。 

松本没有继续逼问,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夹起一块烤好的烤肉送入口中。 

樱井盯着空杯许久。

 “啊,怕失去他。”他声音沙哑的承认了。 


静默,许久的静默。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樱井默默的喜欢了大野六年,整整六年,时间久到令人遗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樱井翔的人在暗自喜欢大野智。 

别人也许不知道樱井翔是怎么熬过这六年的时间,不知道樱井翔是如何度过这2191个夜晚,不知道樱井翔努力掩藏这份爱意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可是他们三个可是全部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看在眼里又如何?喜欢大野智是樱井翔的事情,他们无法插手。 


酒液入杯的声音,将他们的思绪拉回来,他们看着当事人自顾自的斟酒,嘴角嘬着意味不明的苦笑,这幅场景落在三人的眼中,不忍在心里烙下。 

很好,聚会情感问题探讨就到此为止。 

四人从自己工作上的事情,谈及生活,家庭,未来,直到大家说话都颠三倒四才散了这次的小聚会。

 比较清醒的二宫拖着深陷回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相叶上了出租车,樱井扶着醉的已然站不稳的松本进了出租车,两个人像是取暖的小动物在后座靠成一团。

 “樱井翔!”松本的小奶音,带着十足的气势。

 “我在。”他没有被气势所吓倒,权当松本醉了只是没事叫叫自己的名字,他像是安抚孩子一样拍了拍松本的背,“我在。” 

松本一掌拍在樱井身上,这一掌力道不轻樱井被拍的咳嗽不止。 

也就是这个空档,他的手机已经被松本紧紧握在了手里,只见他在上面按了一串数字,重新递到樱井的面前。

 “说!” 

“说什么?”樱井调整一下呼吸,有些哭笑不得。

 “和大野智说!你想他了!” 醉酒者蛮横无理的要求让樱井有些哭笑不得。 

“我已经拨通了。” 

樱井的眼睛蓦然瞪圆,酒醒了一半,他看着松本得意笑着的模样,觉得这不是开玩笑,他赶紧抢过手机,放在耳边。

 “喂?翔君?” 是大野的声音,樱井转头看着松本一时间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告诉大野自己打电话是要做什么。

 “说啊,说你想他。”松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用口型催促着樱井。

 “翔君?”很久没有得到回应的大野不免有些着急,“翔君你在听么?” 

“啊,我在。”樱井没有腹稿僵硬的回应了。

 “怎么了?翔君?你怎么喘的这么厉害?”大野声音透着担心。 

反观樱井急的满头是汗水,电话另一边是担心的大野,面前是催促自己勇于表达的松本。 而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他已然习惯将自己的所有爱意全部掩藏起来,他害怕自己的贸然表达情感会对大野造成困扰。 

他忽然冷静了,看着对面期待的松本,深吸一口气:“没事,我刚刚跑步来着。” 

“fufu夜跑么?”大野的反应很快,软软的笑着。

 听得樱井心都融化了,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嗯是啊。”

 “翔君……” 

松本看着一脸痴汉相的樱井和大野扯着家常,忽然觉得有些目不忍视,他也许见到了一个假的樱井翔,他认识的樱井翔绝对不是这种面对感情懦弱的人。

【os/山组】大概会有后续

不写出来就睡不着系列
ooc慎入
大概会有后续
就像题目

嗯只是大概
————————————

你知道什么最美么?
蓝天树荫下,虽不及花前月下,但也是迷了人的眼。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来不及吞咽的水顺着嘴角流下,流进衣领消失至视野。
水真幸福啊……
大野智忍不住在内心感叹着,他无意识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智君,要喝么?”樱井翔擦着嘴角的水,低头看去,发现大野智正盯着自己吞口水,像是渴望夸奖的孩子,他以为大野智也渴了,便把自己手中的瓶子递过去。
大野智为了掩饰自己看呆樱井翔的事实一本正经的接过瓶子:“翔君,你喜欢间接接吻么?”
诶诶诶?!樱井翔被问的一脸懵逼看向大野智,发觉大野智正盯着自己递过去的瓶子,没有要喝的意思。这是被嫌弃了么?樱井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我再去给智君买一瓶吧。”转身面向便利店方向。
还没来得及抬脚手臂就被抓住,接着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微风吹拂着二人的衣角,樱井翔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我更喜欢直接的kiss。”
樱井翔看着那双眼睛无辜的眨巴着,嘴里却道出这样的话语,不知是笑还是哭。
“我啊,想看到翔君乱七八糟的样子呢。”阳光下的笑容格外迷人,语气认真至极。
不过,这种话有点糟糕。
“……智君,你在说什么?”樱井翔嘴角有些陪笑意味非常尴尬的扬起。
“就是字面意思啊。”
无辜至极的表情让人丧失抵抗力。
犯规,简直太犯规。樱井翔注视着大野智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树下二人对立,静默的注视着某些感情正在破土而出。